Subject 3: what students must KNOW

    观点3:信息资源的使用与开车相似。开车的人取得学习执照后,要由一个成熟的司机单独指导练习许多小时,通过交规考试后才可以开车上路。与司机一样,信息资源的使用者也需要一些地图才不会迷失。这里类比出一些更加明确的问题:在信息素养(information literacy)的“司机教育”课程中,我们应该提前介绍一些什么样的信息?在保证一个使用者不误用或是误解信息并且可以单独工作前,他应该获取多少小时的指导练习(如小组练习、一对一的指导)?与开车不同的是,寻找信息通常不会杀死自己或他人,但是误把某些个人站点信息看成专家提供的信息或是把传闻当作事实都可可能导致严重的后果:错误的保健选择可能给身体造成伤害,错误的世界观不能预视将来)。
    虽然信息公路并不像现实中的公路那么危险,但它并不是精心建设并被保护良好的运动场。

    观点4:探讨着信息素养观念的未来是一个伟大的主题。大学教育是一个转型时期,高中时期学生在教师关注下接受教育,而大学则提供了一个自我管理的学习、生活环境。因此,信息素养教育的研究者和大学图书馆员必须承认高中、大学、工作场所之间的联系,并且用这种思路来设计信息素养教学计划,为学生的转变做准备。
    在这些转变中有一个是从基于作业的学习环境到解决实际问题的工作环境的过渡。工作中遇到的问题是复杂的,需要使用不同的检索信息的方法并利用找到的信息解决问题。这远比课堂作业复杂。馆员是否为学生的这个转变做了充分的准备?我们应如何及时地改进教育方式,以便于:
1) 学生不仅能够得到他们想要的答案,而且了解顺利找到信息的过程;
2) 在稍后适合的时候,鼓励他们参加更深层的训练。
    我们需要研究这些问题,保证馆员能够充分地利用时间,有效率地处理疑问。什么类型的问题被最常问到?在这些常见问答中,馆员能否写一些短小的资源指导和信息素养技巧?在教学和信息(情报)理论方面,馆员自身是否需要更多的训练?